终于说到正题了, 其实前上篇也是正题.对于好产品而言,每个环节都很重要。因为产品就是设计出来的。

为什么先要说设计而不是先说产品,这里有很多渊源,比如:先说设计会提高你的审美,避免产品设计中与UI设计的不匹配,更可以让你懂得如何快速介于产品与设计之间资源协调,快速搭建自己独特风格的产品体系,最重要的是你会是一个有“颜值”的产品。

在产品设计中我们会发现很多方法,也是经验,但每个产品通过数据来分析出来的结果总是让一部分人有些意外,比如在网页设计中的通用知识:

  1. 左侧先被阅读
  2. 右侧先被点击
  3. 一次跳转会损失33%的流量
  4. 一屏最多只能有3个重点,信息量过大会让用户失去阅读兴趣,甚至产生抵触心里
  5. 整体细节大于局部细节
  6. 颜色与字号的合理
  7. 标题大于内容
  8. 弹出框体会干扰用户的阅读思路
  9. 站点地图会增加用户与爬虫的友好程度
  10. …………

也许是正确的,其目的都是为了让产品易用,不过我们先讲点现在流行的让产品回归简约的话题。

我们都知道"大道至简"的道理,但是在我们国内的产品中其实比较少见到这样的。自从乔老大推出的苹果手机的设计一炮而红以后,我们发现,现在都是一个按键的手机,其实我不确定这样一个键到底好还是不好,不过它确实引导了设计趋势。我们在传闻好的产品是简单、简约的,乔老大说伟大的产品都只有一个键,emmm ヾ(゚∀゚ゞ) 我觉得键盘是一个伟大的产品,那为什么有这么多按键。让我们还回归到发电报的时代吧。乔老大视图改变人们对手机设计的观念,我觉得他强调了一个道理:“功能是满足需求,定位是满足心理诉求;功能很难取胜,定位可以”。 因为我不觉得一个按键跟两个按键有什么不妥,都是占用这么大的地方,反而开始的时候并不太好去点击返回按钮。我们今天这一刻就跟着老乔说简约简单的产品这些事儿,顺便说下我对简单的理解。

你需要为简化赋予很高的价值; 这是取舍的问题

现在很多产品讲究用户体验,俗称培养懒人计划。大家都在快餐式的创业、快餐式的生活、快餐式的娱乐。但是现在大多数产品的用户体验理念都是在入口上,个人感觉是用简单化产品的噱头去吸引流量,而不是真的做一个很简单的产品,比如wechat,最开始的产品很简单,聊天朋友圈,然后因为隐私的问题,聊天记录备份问题等等各种无法满足个性化场景而做调整,之后又以支付,卡券,小程序,游戏等陆续推出,然后大家的习惯是打开微信,可以看公众号的新闻,可以刷朋友圈,可以聊天,可以小游戏消遣,可以付款等等…… 其实就手机桌面生态这个话题展开的讨论不少。大家都想更多的把自己的产品做的 “一次安装,终身受益” 的样子,但是也有不同的,就拿FB来说,FB 与 messenger 是分离的,为什么分离,因为他们认为业务场景差异太大,但有时候我觉得也是不方便,因为在 FB 上会有对 messenger 的提醒,对于有强迫症的我,没有安装 messenger ,这个提醒就消除不掉,不过换句话讲,这么做也是挺好的, 因为业务相对单一,各有分工,并且 FB 承载的一些活动、游戏功能不能与聊天冲突,现在的 wechat 就会在游戏中回信息挺尴尬,回了信息并不好再进到小程序里了。

我认可入口简化,也觉得有很大的价值,比如,常说的以一个点渗透一个面,但是我不认为在入口后集成更多的内容,甚至一个应用可以替代所有其他应用的说法,毕竟,不并不知道我有什么样的场景跟需求,就比如我不需要游戏,不需要卡包,但是应用一开始就给我了。其实对于产品定位,要清楚必须要做的、锦上添花的、能做、不能做的,给自己制定个表格,把所有功能都列举出来,然后开始分权重排序,就清楚多了。那更多的精力,放在最核心的业务上,力求简单直接,并且它必须是真的有价值或意义,而不是看似简化,而增加了复杂操作或者复杂业务逻辑。

你必须下决心追求简单;

其实人们还是喜欢简单的东西的,比如跳一跳、比如那些点来点去的小游戏,已经很少有人还去研究WOW的副本如何打了,也没有那种四五十个人通宵达旦的在开荒的景象了。可能例子不恰当,其实最核心的是,人们不想去花太多时间研究一些与工作或者利益无关的问题了,加入利益关系存在,复杂也是大多数人都会去做的,就说某宝双11,各种抵用券,优惠券,满减,复杂的算法,如何最省钱,很多人花大量时间去研究,简单吗?并不简单。所以当你的产品没有这么大的 "利益" 之前,要重点表现出最核心的价值,可能是为了交互简单,可能是为了场景化使用简单,也可能是缩短路径达到简单的效果; 短、平、快 这三个字的理念其实我们大家已经熟悉透了,这也是简单的一种体现。

然后有读者说,说出来简单,都很容易,怎么做? 讲讲产品减法吧,今天我们不谈什么最开始的谷歌,whatsapp之类的极简主义到极致的案例了,我们讲实用的,就是讲方法。

你需要对当前主题了如指掌;

你需要设计备选方案和多种可能性;

你需要质疑和摈弃现有元素;

你需要时刻准备着重新开始;

你需要使用概念;

你需要将事物分解为较小的单位;

你需要准备好为简化而放弃其他价值;

你需要了解简化是为了谁的方便而设计的。